國務院正就一項全國控煙條例草案征求公眾意見,同時中國煙草專賣行業開始發聲。中國國家煙草專賣局局長凌成興最新表態是,應避免“絕對化”和“擴大化”。(12月3日澎湃新聞網)
  國家煙草專賣局局長針對控煙條例草案而做的避免“絕對化”和“擴大化”的最新表態,成為控煙和反控煙中的一種最刺耳的聲音,這種聲音總有些嬌嗔,總有些顧影自憐。
  控煙,總是與吸煙相對應的,再擴大一些,也與種煙息息相關。既然是控,顧名思義,並不是禁,所以,談“絕對化”和“擴大化”就有故意誇大的成分。為什麼有誇大的成分,不免與他的國家煙草專賣局局長的身份不無關係。
  在強調避免絕對化和擴大化的理由方面,凌局長把一系列的數字作為支撐。既把煙草行業對國家的財政稅收抬了出來,占國家收入的6%,又把消費者抬了出來,稱之為維護消費者的權利。看來,凌局長既有國家情懷,又有民本意識,但卻沒有看到煙草行業在創造經濟財富的同時,給經濟造成的負擔和給消費者造成的身心傷害這個事實。
  從征求意見看,在室內公共場所禁煙,早已成為公眾的一個共識,在體育、健身場館室外觀眾座席、賽場區域、公共交通工具室外等候區全面禁煙,不僅是為了吸煙者的個人健康,對於其他處在公共場所的人員,也可防止被動抽二手煙,這種常識,凌局長不可能不知。這一點說控煙擴大化,與公眾意識相逆背。
  根據英國醫學雜誌《柳葉刀》的數據,從2008年到2050年之間有1億中國人會因為吸煙而提早死亡。世界衛生組織估計2004年煙草奪走了全世界540萬人的生命。中國的煙民一直穩定在全世界總吸煙人口的1/3。這是說,中國每年因為吸煙而提早死亡的人大致在180萬至200萬之間。2011年中國人均GDP為35083元,則僅2011年中國因吸煙而提早死亡損失的GDP為8374億元至9303億元之間,與國家煙草行業給經濟發展帶來的正財富相比,顯然控煙並沒有到達應該控的範圍之內,擴大化之說更是站不住腳。
  凌局長在談防止擴大化方面,也把煙農擺在了臺面上。確實,種植煙草,在一些省份,是一大支柱產業,是農民增收的一個渠道。但是否就是農民唯一的增收渠道?2005年,《中國經濟時報》記者在雲南幾個煙草產區調查時發現,當地煙農每人辛苦勞作一年的平均收入不到全國農民平均收入的1/4;相同面積的土地,種煙的收入不如種糧食,但農民還不得不種煙,是因為當地政府為了保證煙草種植數量,划出專門的地來種煙,如果農民種別的,就將莊稼給拔了。2011年,河南省嵩縣九店鄉陶莊村近200畝剛返青的麥田被村幹部毀掉,為的是逼村民改種煙草,以完成上面給該村下達的1000畝煙葉種植面積指標。農民是經濟人,如果可以自由選擇,他們不願意種煙草,則意味著種別的收入更高。
  在國際會議確定要求在煙草製品包裝上印製警示標誌時,國家煙草局的代表抬出了中國文化論,在國內也沒有落實印製爛肺、骷髏等警示圖片。在國家全面控煙條例草案征求意見稿出台後,國家煙草局的避免“絕對化”和“擴大化”就有了可循的前車之鑒了。
  控煙,是向公眾發起的一項社會自我革命,也是一場自我救贖的運動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需要他的利益既得者做出某種讓步。這一點上,尤其需要國家煙草局能做一個敢於擔當的控煙者。
  文/張立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控煙絕對化和擴大化了嗎?)
創作者介紹

章魚哥

rz69rzkm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